"住院医期间不许结婚",为啥要这样要求?

摘要: 这家医院已经成为我国“标杆医院”之一。回首这110的历史,或许我们能窥见这家医院110年来不断创新发展的根与魂。

12-09 21:29 首页 医问医答
点击上方
“医问医答”
可关注我们!


导语

有人说,只要一上手术台,看看打结就能知道你是不是广慈医院(编者按:瑞金医院在60年代被称“广慈医院”)实习的。因为广慈医院外科带教非常讲究规范操作,到了近乎执拗的程度。哪怕是打结的手法也必须是左手打结,主任们会亲自指导,不允许有一丝一毫偏差。


1907年10月13日,广慈医院行落成典礼,其外文名为“LHospital Sainte Marie(圣玛利亚医院)”,意为广为慈善。1972年,这家医院更名为“瑞金医院”,沿用至今。今年10月13日,瑞金医院建院110周年,经过百十年的发展,这家医院已经成为我国“标杆医院”之一,不仅涌现了大批名医、不凡成就,对精湛医术的追求和广为慈善之心的传承也始终如一。回首这110年历史,或许我们能窥见这家医院110年来不断创新发展的根与魂。


20世纪60年代,外科指定汪道新负责大学三年级的外科总论课程,周光裕负责外科四年级的外科各论课程,连肖莪负责外科实习。


有一次董方中教授到外地去会诊,手术台上发现一名年轻医生的操作不够规范,一问还是广慈医院实习的。从来不发火的董方中回到医院以后,破天荒地把负责实习的连肖莪叫到了办公室,严厉地批评了她。从此,外科对学生的要求更加严格,晚上要到学生寝室去巡视,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在读书。


正是继承了这样严格的要求,让瑞金医院毕业的学生到了任何单位都能很快独当一面。


一门不及格即遭淘汰,毕业学生仅入学时的1/3


瑞金医院外科的教学传统以严格著称。震旦大学医学院(1952年震旦大学医学院与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同德医学院在震旦大学原址合并成立上海第二医学院——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学制6年,前两年为医预科,拿理化自然学位,任何一门不及格即被淘汰,无法进入医科学习。


好不容易进入后四年医科学习后,每年都要经过严苛的考核和淘汰。


每周六上午固定为考试时间,物理、化学、生物、外科、内科轮番上阵,平均每天解剖尸体2小时,每人独立完整解剖尸体2具,人均参加手术100余台、接生婴儿30个、管理患者过万,毕业学生往往只剩入学时人数的1/3,而只有最优秀的学生才能进入广慈医院,6年总评前三名才可以拿工资当住院医生。


连日后名闻天下的烧伤巨擘史济湘,进入广慈医院外科的第一年也是不拿薪水的实习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只许睡6小时,不允许结婚


外科历来重视住院医生培养。傅培彬在每位新人入科时都要亲自谈话,了解他们的性格习惯,并要求:


①发下来的工资要吃掉,保证营养和健康的身体;


②别人晚上睡8小时,外科住院医生只许睡6小时,节约出来的2小时用来看书;


③住院医生期间不准结婚。


这些看似过高的要求确保住院医生们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白天查房、手术、写病历,晚上在病房或图书馆看书。值班医生要兼管病房和急诊。


傅培彬要求急诊值班的医生,第二天必须到病房查房,看看自己昨天收治的患者,诊断处理是否符合,有无遗漏重要体检和重要检查,这样住院医师的业务能力提高很快。


李宏为回忆,他做住院医生的时候,每星期只休息半天,其他时间都在医院里。不值班的医生晚上在宿舍里看书,一听到“21号分机”响起,就知道来急诊了,大家立刻跑到手术室去,看主任们开急诊手术,主任做手术,值班医生做助手,其他人围着手术台学习。


主任一边开刀一边讲解,所有住院医生都有收获。


少考虑一种可能,不许主刀


外科规定了每一年住院医生要读完的书籍和完成的手术,要求彻底掌握解剖、病理生理、病理、手术学等知识。每3个月有一次考核,考察对“四小疾病”(即阑尾炎、腹股沟疝、大隐静脉曲张和肛门疾病)的掌握情况,傅培彬、董方中、周锡庚、沈永康四位主任和教学干事周光裕亲自主持,要求非常高,不断提问临床上会碰到的各种情况的处理,一个疾病要问一个多小时,如果考核不过关就可能被分流出瑞金医院。


傅培彬晚上会突然到病房来,看看收进来的急诊患者处理得是否规范。


有一次周思伯来接班时,有个肠梗阻的患者刚刚做完手术。傅培彬来到病房,看完手术记录后,半开玩笑对周思伯说:“切除范围不够,如果这个手术是你做的,我要‘敲扁’你的脑袋!”然后又非常具体地给他讲解到底应该怎么做手术,这样经过一遍之后,再也不会忘记了。


有一次张圣道收治了一名胃溃疡的患者,准备做手术。手术前一天,傅培彬找到他问:“关于胃溃疡手术,你看了哪几本书?”当发现张圣道没有考虑贲门区溃疡的可能性时,傅培彬毫不留情面地说:“明天的手术你不能做,我来示范给你看。”


第二天,傅老亲自上台主刀,让张圣道当助手,详细解说了消化性溃疡的各种应该掌握的知识和不同部位溃疡的手术方式。


过了半个月,又收治了一例类似的胃溃疡病例。这次张圣道的准备很充分,傅培彬终于满意了,高兴地说:“这次你可以主刀,我来给你做助手。”


傅培彬临终前还对学生们说:“你们学了本事并没有完成任务,要把你们的知识和经验教授给下面的学生,让他们也能掌握一样的知识,那才能算你们成功了。”


转载仅供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及时处理,感谢您的支持!感谢原作者!


来源:医学界整理自《回眸广慈》


『医问医答』由医学科学报社、赛思传媒运营

ID:qawenda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医学科学报》 一份离医生最近的报纸
订阅热线:010-62580831

广告合作热线:010-62580831

联系邮箱:ykb@stimes.cn


首页 - 医问医答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