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优秀作品评选 | 青年外交官的异域探索历程

摘要: 谁是你心中的最佳青年外交官?

12-10 15:57 首页 毕达留学


毕达留学 X AIESEC

- 暑假逃离计划1.0 -

八位青年外交官,六周的暑假逃离计划

他们到达印度,

感受文化的冲击及朴实的当地生活

他们去斯里兰卡,

体验那里的一半野性,一半温情

她在摩洛哥,

才发现那里天真的孩子才是自己的安拉和救赎


在异国的领土上,他们组成一支有着相异文化背景的海外志愿者或是齐力协作完成任务,或是第一次传道授业,或是为女权解放而奔波


项目完结后,一一整理这六周的所有经历,美好或震惊的事物,以文字或视频的形式记录。


——让我们听听他们,怎么说


  Shirley

  摩洛哥归国志愿者

  Become a world citizen项目

《理想国》中第一个希腊文单词的意思是“我下到”,柏拉图认为苏格拉底下到比利埃夫斯港不仅是地势上的“下降”,也是以一个高尚道德者的姿态下降到道德低下之地去教化众人。我和多数志愿者一样,怀着那种大无畏的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来到非洲,或多或少带着些悲悯和自矜。


来到项目的第一天,这种可笑的悲悯和自矜被叫嚣着碾得粉碎。

那是一个市区里的贫民窟,甫进路口,买仙人掌果的小贩和游手好闲的年轻人嬉皮笑脸地上前调笑,“中国人?”“你好漂亮,我可以认识你吗?”更有怪声调的“NI HAO”,若是不理还有韩语和日语轮流招呼。餐馆倒出的黑水泛着酸臭,汽水瓶盖和橙子皮随其软塌塌黏着路基。每日早晨,我乘公交车近六公里从郊区的住处来到这里,捂着包垂着眼匆匆经过。到达贫民窟中的那所小学校,推开那道蓝色的门,看到绿色的树藤温顺地缠绕在墙头,于是长吁一口气,好似得到上帝的庇护,保佑我一路平安。


我的孩子们,他们从10岁到13岁不等,有个叫Salma的黑色皮肤女生头发卷卷戴一副眼镜有一双笔直修长的腿,一个瘦瘦小小叫Hamza的男孩子总睁着一双大眼睛十分机灵,一个叫Fatima的穆斯林女孩全身包裹在黑纱里,小小的耳朵上戴着耳钉。


我的任务是给他们教英语,没有教材,他们只听得懂法语和阿拉伯语和一点点英语单词。教室里除了一块黑板和几只粉笔没有其他工具,上课的第一天,我给他们讲了个故事:

“从前,有一只狗和一只猫(学狗叫学猫叫),小狗说‘那天,我看到一只鱼在天上飞,一只鸟在水里游’(用手比划鱼和鸟),小猫很不开心地说‘你是个说谎大王’!”


说到这里,我停了下来,我问:“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孩子们似乎完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直到连比带划很多次又有一名埃及女生阿拉伯语讲解后,教室后排传来一声“oh——”,于是,孩子们争先恐后举起了手。

“Teacher,teacher! I know, I know!”

“Bird, sky! Fish, water!”

“Yes! So cat is a liar, and it is bad, right?”

没有人听懂我的意思,我在黑板上画了一个笑脸,又画了个哭脸,画了个问号,孩子们指着哭脸大喊“Two, two!”


好吧,这回明白了,我先教了一遍序数词,这里该用“second”,不用“two”,我继续:“So cat should not lie to the dog, right? And friends should never be liar to each other, right?”


说完我就后悔了,这该怎么解释?

总之,最后Falima拉着Salma的手,两人相视一笑,见我看着她们,两人都害羞地转过头来对着我笑。



后来的两周里,我用最简单的英语告诉他们什么是好的、善的、美的、真的。他们小小的笔记本上,将我的故事用英语、法语和阿拉伯语工整地记录下来,精致得仿佛工艺品。每天上课前,下课后,小小的孩子们都会在我面前一个个排队,按顺序亲吻双颊,虽然清楚这只是他们的常规礼节,可是还是觉得那小小的吻软软的、香香的。有几个比较大的女孩子总是把我搂得很紧很紧,在我耳边说:“I love you, my teacher.”


项目的倒数第二天,刚一进教室,正在叽叽喳喳说话的几个孩子马上跑回座位,看他们心中有事按捺不住,我便早早下课让他们做课间游戏,一会儿,一个胖胖的男孩子后面跟着两个女生,抱着一个大袋子进来,把我团团围住后把大袋子塞进我怀里,我一看,一大包类似于松饼的面包,他们大声地告诉我“ Teacher, for you! This is Sponche!”我很清楚那是他们的早饭,一大包Sponche对他们的家庭来说绝不便宜,我不知说什么好,第一反应只觉得惭愧,总认为自己没教他们什么,不值得他们对我这么好。更没想到,几个女孩子一起从书包里拿出了准备的礼物,有自己做的项链,拿家里的首饰盒装着塞到我手里,有写好的信,配着画的好看的图,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银色的盘子,上面整整齐齐地贴着小花,我知道,那是他们叫的“jasmine”,与中文中对应的“茉莉花”不是同一种,jasmine没有芳香,满布在卡萨布兰卡大街小巷白色的墙上。



不幸的是,项目的最后一天是周五,周五是穆斯林的特殊日子,小学校没有开门,我甚至没有和他们道别。


低蓝的天空下,简陋的操场,孩子们追逐打闹,我和另一个罗马尼亚女生一边喊“yala, yala”(阿拉伯语里的“走吧走吧”)催他们上课,一边和他们一块扑蝴蝶捉小虫。那道蓝色的门里和门外是两个世界,门里的静谧是我最珍贵的回忆,我希望他们的世界永远明亮,永远有蓝色的天、白色的墙和彩色的jasmine。


我怀着传递“真善美”的本意来到这个北非的阿拉伯国家,把自己视作贫民窟孩子们上帝的福音和真主的安拉,却一次次惭愧地被他们的真善美打动。我既不是一个传道者亦不是救赎者,不是的,不是的。


哦,我的jasmine,卡萨布兰卡的jasmine。


Spancer Kung

乌克兰归国志愿者

Spirit of lviv 项目

视频:收拾好最后的行李,去乌克兰


我们的团队由来自7个国家的21个人组成。每天工作结束后的闲聊是我最喜欢的事情。聊到天南海北,佐学习语言闹出的笑话。刚认识的真诚和拘谨着实可爱。

 

土耳其人是最直接的,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从不藏着掖着,火气来得快去得也快,他们总是意见的提出者。阿塞拜疆人热情、爱开玩笑,可以听懂土耳其语和英语。埃及人则有些沉默,喜欢抱团,他们非常捍卫自己的国家。我最欣赏的是队里的法国人,我们叫他“大兄弟”。他健谈,沉稳,同时也满嘴的甜言蜜语。他是最早意识到我们的团队出现问题的人,像另一个领导者带领我们解决问题。他有一个创业公司,做展示的时候,举手投足都是青年领袖气质。队里唯一的希腊人是个top student,她总有很多新鲜的主意。中国人逆来顺受,但是做事情最靠谱。隔着“语言”这一道墙,总有些隔阂的。一个国家的人聚在一起总喜欢说母语,这时候我们会说“bora bora”来提醒大家换回英语。



我们喜欢讨论文化差异,比如审美。有一次拍合照的时候,我手动“V”了脸。土耳其的波尔克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告诉他,在中国的审美标准中,小脸是美的。大家都表示很吃惊:“Fuck the beauty standard!”法国人艾尔德克告诉我,法国没有固定的审美标准。“我们的审美标准取决于一个人的言行举止。”最大的审美差异在于肤色。乌克兰人在夏日习惯去沙滩美黑,因为过白的皮肤意味着没钱出去旅游。“在冬天的时候,我白得像个死人。”天知道我有多羡慕他们的肤色。入乡随俗,我在乌克兰基本没打过遮阳伞,总是安慰自己,我的肤色是健康的。



我们的工作大本营就是市中心的图书馆,Lviv Regional Library for Youth。从外面看起来破破烂烂,但是里面就像一个魔法学院。第一个活动是Library Opening Day,我的任务是剪辑图书馆的介绍视频和拍照。和土耳其小姐姐一起剪视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共用的premiere是中文版,全部的操作都只能由我完成,她只能给我剪辑的建议,一身技能无处施展。



其他人有各自负责的展示部分,关于阅读,关于图书馆的历史。但是我们并没有意料到当天的听众是一群孩子,有些甚至不到十岁。虽然我们的准备很充分,但是孩子们并不能听懂完全英文的展示。项目初期,安排不明确,二十几号人每天就在市中心的咖啡厅开会做ppt,效率很低,主办方确实存在诸多问题。在第一个活动结束之后,大家一起在图书馆开了一个总结会,年轻的队长亚娜压力很大。“我不想指责任何人,但是我希望我到这里来不是浪费时间。”土耳其的姜苏这么说。


所以第二次活动Library Night的时候,我们增加了更多的互动和游戏环节,队里的乌克兰人充当了翻译。与之同时进行的“中国节”也考虑到相同的因素,因此大获好评。宫保鸡丁和番茄炒蛋成为大家日后仍旧念念不忘的美食,活动结束后有人问还有没有辣条。



2017年的7月2日,我抵达乌克兰的西部城市利沃夫,登上喀尔巴阡山,也经过爱情隧道,踩过黑海的沙滩。一路向东,游历伊万诺-弗兰科夫斯克和罗诺夫,最后在基辅飞离。这6个星期,我叫Spancer,是一名志愿者,一名摄像师,一个中国人。


  Sunny

  斯里兰卡归国志愿者

  Heal a nation 项目

Heal A Nation 是关于健康和疾病的项目,我们去到一所小学,去给学校的学生和老师讲关于流行病和非传染疾病的知识。小学的学生听不懂英语,所以负责给我们带队的兰卡大学生会把我们讲的内容翻译为当地语言。兰卡人见到中国人会很热情,尤其是小朋友更加不会掩饰自己的激动和好奇,盯着你看的眼神就像是在参观着什么惊奇的事物一般闪烁着光芒。



之后去过一个肾病收治中心,那里住着约400位不行罹患肾病综合征的患者,管理人员带领我们进到他们住的房子里,一间房大概可以住10人,多数都是老人。当亲眼看到书本上学到的肾病的患者时,我还是为他们身体上肿大的结节和了解到的治疗的痛苦所震惊。突然明白了医学课本上那些看起来冷冰冰的疾病名称和病症的描述发生在真实的患者身上意味着什么,如果只是面对这课本,根本无法真正理解患者的痛苦和真实的生活,也不能体会到医学的伟大意义。


这里住着的人每周会做3-4次治疗,每次治疗之后会在这里住一天,在管理人员的看顾下身体情况稳定一些才会回家住一两天,这样奔波的日子似乎都看不到尽头。我的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的便是命运给这些人带来的折磨,很多疾病的发生都不是因为人们做错了什么,它选择了谁,厄运有时候就这样不公地降临在人们身上,而现在的医学,依然还是有太多太多的无能为力。那么作为一个医学生,我能做什么呢?我很清楚的感觉到,那一刻,自己的肩膀上仿佛变得沉重了起来。


我真的很庆幸在毕达的支持下这一次的兰卡之行,很庆幸自己早一点看到了医学的力量和现实的残酷,明白了我们的专业不是简单的为我们自己的生计,而是与千千万万的患者的人生相关,与一个个把健康和生命交付到我们手中的人相关,所以我们必须严肃以待!


我们还到了几个医疗和健康防治中心,听工作人员讲解了兰卡当地的传统医学,例如将人放在一个长盒子里,浸润在蒸汽中,或是用特殊原料制成的各种油流过身体,甚至冥想等等,充满了神秘的宗教色彩,虽然并不知道是否有科学上的道理。置身于那样的环境中,仿佛在观看者什么古老而神秘的宗教仪式。


我们还听了一场关于肥胖的讲座,一位工作人员为我们讲述了兰卡高糖的饮食带来的危害,以及兰卡的肥胖现状,他说糖是和烟草一样“有毒”的东西,因为人们高糖的饮食习惯现在正在严重危害着我们的身体健康,例如越来越多的糖尿病患者。而讽刺的是在他们的健康中心听课时,他们提供的咖啡和茶都依然甜的要死!



结束语:


一个全新的国家,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一次珍贵而充满惊喜和刺激的旅程,一段永远不会忘记的经历和回忆!这趟斯里兰卡之行带给我太多欢乐,也让我学到了很多关于我的专业的知识和意义。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将更加珍惜自己学习的机会,充实自己的知识和专业技能,为以后能帮助更多的人,履行我的职责而做好充分的准备!


在最后,我要感谢毕达留学能支持我把握这样的机会,去探索一段独立而不一样的路途!未来,我将为了自己的梦想,为了有一天能到一个全新的国家,继续自己的教育和学习而努力奋斗!


  Alexis

  印度归国志愿者

  Footprints项目

当我决定选择印度的时候,你可以想象周边人的反对。因为种种的原因,这个南亚国度总是给人留下落后和野蛮的印象。包括一年前的自己,也肯定不会想到印度会成为我19岁的人生中的一站。


事实也证明,这里的确不缺Culture Shock。借宿在AIESECer家里的第一天,自来水里奇怪的味道和高频率的断电就给了我下马威。他极力推荐的飞满了苍蝇的街边小吃摊也一度让我怀疑自己在这里的生存能力。



我从事的是一个教育类项目,在一家国际学校里给孩子们上课、游戏。低年级的学生特别的调皮,他们会在课上和老师作对,处处找机会展现自己的音乐舞蹈天赋。但不知道从哪个年龄开始,学生们就变得超乎年龄的成熟。他们勤奋地学着远超中国同年级难度的数学,每次面批作业都要用那大眼睛盯着你在本子上打下红色的对勾。


在印度,很多孩子梦想着成为软件工程师,但他们中的大部分,从来没有用过电脑,只能从课本上了解电脑的界面和操作。他们记忆着课本上那些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意义的界面,梦想着未来的一天,能真正的,靠知识改变命运。短短的一个多月,自认为没能给孩子带去太多实质性的帮助,只希望这一个多月的陪伴,能让他们在追梦的路上,走得更坚定一点。


混杂,是印度常见的状态。瓦拉纳西河祭仪式的人群里,左边是虔诚的信徒,右边是上来搭讪的骗徒。短短的一小段恒河,上游是生活用水,沐浴洗衣,下游焚烧尸体,放学的孩子在中间的河段无忧无虑地戏水。这就是印度人的生活状态,自然、混杂、安于现状。



印度可能是世界上背负着最多的标签和误解的国家:贫穷、强奸、治安混乱、食品安全、种姓制度……在真实地深入印度之前,我们跟随舆论的引导,片面地得出结论。


我选择深入真实的印度,用自己的双眼去看看,推翻一些偏见和谣言,也亲眼看到一些切实存在着的问题。


我很庆幸自己以志愿者的身份,来到了这个神秘的国度,去自己的双眼去观察,用自己的思维去思考。这段经历,让这个存在于媒体上的神秘土地,真切地成为我更大的世界的一部分;让我亲身感受到,不管媒体多么发达,都不能取代我们亲身的直接感知。



  Lynn

 斯里兰卡归国志愿者

  Ayanna项目

也许出发之前每个志愿者都对即将奔赴的城市抱有期待也带着些刻板印象,如果不是双脚踏上那边不一样味道的土地,我们的所有认知都只是“听说”,终于我可以说我是幸运的,我用双眼看到斯里兰卡。

挂了火车,坐了悬崖

睡过沙发,也睡过私人海滩hotel

吃够了怪味咖喱,喝够了锡兰红茶

体验了赤脚朝圣,看到了漫天星河

看了印度洋西海岸的日落,霍顿平原的日出

教了黑黑皮肤的小朋友,认识了好多国家的小哥哥小姐姐

踏过野猴子可以满街跑的城市,感受过异域冲浪和马杀鸡

一半野性,一半温情。

我20岁的第一秒坐在兰卡一家山顶露天餐厅,服务生哥哥在音响里最大声播放“happy birthday to you”,餐厅里每一位陌生的朋友,轻轻拍手微微笑看着烛光下微闭双眼许愿的我,有人在摄像有人在笑有人在大声说把手里这杯威士忌一口喝尽,那些不同颜色的皮肤不同颜色的瞳孔,是我从未想过的热情和亲切。




  Rachel

  克罗地亚归国志愿者

  Discover Dalmatia项目

从黎巴嫩,到克罗地亚

 

黎巴嫩后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在短暂的gap以后,生活是否会回到原先的轨道上?》,我想回答始终都是事在人为。


我选择再一次出发的原因,我没打算跳出舒适圈,但还是想看看自己还有没有足够的勇气脱离既定轨道。

 

关于克罗地亚

 

前年在黎巴嫩做的是文化交流类项目,在当地的文化中心教小朋友汉语,顺带着唱歌跳舞陪玩耍。今年在克罗地亚做的是旅游探索类项目,为达尔马提亚省各地的旅游局拍照写文章做宣传,吸引更多的游客,比较像旅游博主的日常。

 

项目:Discover Dalmatia

时间:8.20-10.1

工具:照片/视频/文章

渠道:Facebook/Instagram/Website

 


但不管是哪个城市,克罗地亚人给我最大的印象是chill,舒服自在,有点散漫,对什么事都不在乎的感觉,中文里可能叫做美滋滋吧……



关于工作

 

大一时我在黎巴嫩做的是文化交流类的项目,在当地的文化中心教小朋友汉语,当年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跨文化交流、好好介绍中国、变得更加独立。

 

怎么说呢,可能英国的生活给我影响是潜移默化又深远持久的。

 

我已经疲于跨文化交流了,欧洲人chill是chill,但我天性chill中带tough,彼此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连课堂组队我都本能觉得亚洲人更靠谱。

 

根据项目其他成员的反馈,我大概展示了一个well-organized, too much manners, cute and shy的中国形象,跟我对自己的认知和设定还是基本符合的。

 

工作团队确实多元,八个人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都是旅游爱好者。有伊朗专业学摄影的Instagram网红,已经在用摄影作品挣钱;有来自俄罗斯的插画师,在捷克学时装设计;有港大法律系的学生,但在Nike市场部实习了一年。

 

这些同龄人的生活和态度都会让我看到不一样的状态,但多元的同时也意味着更多的差异和矛盾。

 

这与黎巴嫩时也有不同,教书更多是自己的安排和计划,备课内容也有更多主动权;但探索项目更偏向团队合作,谁负责拍照和视频,谁负责前期做旅行攻略,谁负责联络赞助,这些像是朋友自由行时会出现的问题,放在一个语言和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八人团队中就变得更加棘手。

 

但这次项目后让我觉得有些人是真的born to be leader,项目中香港同事Chan对我影响也很大,他身上有典型的香港特质,smart and aggressive,but in a kind way。



在亚洲人看来,其他队友太过懒散,项目整体缺乏清晰的计划,与文化差异有关,与学生组织劣根性有关,与个人性格有关。

 

但他会主动carry全队,做好分工,还保持礼貌,信息很长,但大概意思就是这样。

 

印象比较深的是有天起草approaching email,克罗地亚有很多旅游活动都是boat trip/rafting/blue cave等需要额外付钱的项目,但由于NGO缺乏资金,很多旅游项目都需要自己争取。

 

当时我们决定向餐厅和户外运动公司发邮件,希望能通过我们为公司提供摄影作品,公司可以给我们免费试玩项目。

 

他会字斟句酌写出这封邮件,介绍项目和团队成员,把整个团队当做一个产品来包装,可以到达多少受众,分好几个template给不同种类的公司,印象中我凌晨一点把稿子交给他的时候,我们接着把邮件又顺了两个小时。

 

在此前我真的只有在实习的时候才会看到这种状态,在凤凰台实习办选美比赛的时候,夜里两点看到导演跟编辑一字一句在过第二天要发布的公关稿,当时就觉得这些媒体人真是令人敬佩。

 

可能邮件展示得专业又真诚,后来我们竟然真的通过这种方式联系到了好几家公司,团队也慢慢在活动中磨合,这些工作习惯大概会在更大程度上对我产生影响。

 

写在最后

 

在更年轻的时候很容易觉得一件事对我有着life changing般的影响,黎巴嫩游行是,英国留学是,凤凰实习是,克罗地亚也许太chill到产生不了巨变的影响。

 

但想以《杀鹌鹑的少女》中的一段话作为结语: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 


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也许将来看克罗地亚就会是了。


  Joy

  印度归国志愿者

  Women Enpowerment项目

当印度男人撩起女性裙子时,我在想什么


在历经2个多月与父母的周旋后,终于决定踏上前往班加罗尔的旅途。在报道里始终被冠以“强奸之国”的国度,一提起它,女性总是会不寒而栗,自己选择印度的原因,就是觉得在屏幕里看到的这个世界太过荒诞,想去体验一把真实的传统与现代共融的印度世界。就这样,通过AIESEC,我成为了印度当地一个女权组织Durga的志愿者。



飞机降落时,已是午夜时分,但机场的繁忙景象让你完全不会觉得这已是半夜2点的光景。在机场的人潮中,并不乏女性的身影,有的还是单独出行,打破了初来乍到的我所认知的女性在晚上8点后最好不要出门的认知。


在Durga的工作期间行程并不轻松,我们的任务主要分为3大块。Bus Alarm,Real Hero Campaign, Workshops.


12年震惊世界的德里公交轮奸案掀起了社会各界的热烈讨论,我所服务的NGO就是那段时间建立起来, 女性安全是我们工作的核心任务。Bus Alarm的项目从一年前建立起来,已经成功在当地500多辆公交上安装起报警器,这个项目主要内容为当女性乘坐公交受到骚扰时,按下警铃,司机和周边乘客就能了解状况,就能帮助女性。


我们去到各大巴士站,了解并指导警铃的安装流程,在过程中,我们巴士司机和售票员交流关于公共交通上女性安全的话题,在班加罗尔,没有女性巴士司机,同行的印度同事Pinky告诉我们这是因为当发生意外时,需要相对强壮的人去解决问题。但地铁的女司机还挺常见。司机告诉我们他们觉得女性是需要被保护的对象,每位司机都有义务做到让女乘客安全搭乘巴士。



不仅是这样,我们也会自己搭乘巴士,在移动的巴士上向市民宣传我们的Bus Alarm。我们向每一位乘客派发传单,告诉他们使用事项,他们也都给予我们很热烈的反应。不止是女性,很多男性也夸赞我们这是个很不错的项目,女性安全得到了更多的保障,并表示会和自己的家人朋友宣传。


印度巴士一般在前端会有女性专座,男性不得就坐,因此大部分女性都在车的前端,和男性保持了一定距离,一种保护女性的有效措施但应该也是无奈之举吧。 在地铁上我能时刻感受到男性对女性的尊重。如果看到比自己年长的女性大部分男性都是会主动让座的,就我而言,在印度的这40多天里,没有在地铁或者巴士上看到男性作出任何对女性不尊重的行为,我认为真正的印度比我们想象得要安全的多。



另一个重要的工作内容就是在各大学,高中开展的形式丰富的workshop.我们作为国际志愿者首先去到学校与校长沟通洽谈workshop具体事宜,得到允许后,和Durga团队的人一起到该校进行关于女性安全的演讲,演讲主要以情景剧,小游戏,自由讨论等形式为主。



学生们对于女性安全的认识如我所想,他们认为男女是平等的,女生有权决定自己想做什么,想穿什么,想去哪里。但我们在大学宣传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通过大学生影响他们的朋友,家人,甚至对下一代的教育也产生一定积极作用。


为期6周的志愿活动,让我更了解了一个国家,了解到这个国家的人们是怎样生活,怎样思考的,在网上能了解到的只是冰山一角,有时甚至完全是夸张不实的报道,这个传统与现代并存的国家,可能显得一些方面显得很不可理喻,但人民的淳朴善良永远是最宝贵的财富。有机会去亲自感受一下这个陌生而又充满魔力的国度吧!


Loki

印度归国志愿者

Worldview项目

遇见印度|左眼天堂,右眼地狱


柏拉图说“人的一生,有两个地方一定要去,一个是希腊,一个是印度,左眼看天堂,右眼看地狱,才不枉此生”。而新时代发展下的印度,正成为一个天堂与地狱的熔炉,在我的双眼面前诉说属于印度的故事。 


Chandigarh


昌迪加尔,这个被称为印度最干净的城市,不仅是Punjab邦和Haryana邦的首府而且还是中央直辖市,也算是印度的发达地区了。街边随时都可能窜出一只小松鼠,天空中不时有各种鸟类飞过,甚至在孟买国际机场里都可以见到很多“胆大妄为,置自己与他人的生命安全于不顾”的鸟。



在Chandigarh与印度人打交道的一个多月里,印象最深的是我与一个印度大学生的谈话。在与他交流之前,印度的种姓制度似乎还只是留在历史课本上一个静态的陈述。在新一代青年人中,种姓制度的意识已经十分淡化,但是就整个社会来说,用“根深蒂固”这个词来描述种姓制度并不为过。


Arsh告诉我,印度政府也正在推行一系列促进平等的政策,其中包括对低种姓学生的扶持。打个比方,Arsh的种姓是“Jart”,属于躯干部分,他想进入著名的Punjab University考试需要达到百分之90的得分率,而更低种姓的学生甚至只需达到百分之75的得分率。他显得有些气愤,但我心中细想,这与国内高校对农村学生的政策关爱何尝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毕竟,哪有绝对的公平,这些政策正是从不公平的泥潭中挣扎出相对公平精神的伟大尝试。



我的工作主要是教授小女孩们英语。我的工作地点不算是一个正式的学校,准确的说有点课后辅导班的性质,各个年级的学生们混在一起,学习在国内看起来简单无比的内容。


我了解到,虽然他们大部分在学校上到了七八年级,但是他们完全不认识音标,学习单词的方法,都是用印度语默写他们的意思,通俗的说,都是用空耳的方式学习哑巴英语,但限于有限的时间,以及经常被数学老师拖堂占用时间,我能改变的其实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多。我想说,目前的印度社会里面,不成体系的教育模式也许就是拖累社会发展的一大沉疴,早些年的《三傻大闹宝莱坞》如此,今天,一张张在我面前满脸疑问的面孔亦如此。



原定是我走的倒数第二天,送Lcuy走,我们在白板上画了中国和印度的图片,心形中写满了孩子们的名字,以及孩子们想说的话,留下了这么一张照片。



幻想了无数次的离别场景


最后却是这样让我唏嘘


只能安慰自己,美好的事物总因缺憾的存在而更显珍贵


但我希望她们能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希望我在印度的这一个半月的陪伴,能让他们对英语学习有那么一丝兴趣;能让他们了解到一个来自中国的小哥哥对他们的喜爱与关切;让他们知道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大;能让他们知道,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以上为八位出色的志愿者所看所想

哪个故事最打动你

或是触发了你的想法

选出你心中最值得肯定的一位青年外交官


我们将会根据投票结果

选出得票最多的第一和第二名外交官

并颁发3000元奖金

其他6位外交官将会获得每人500元奖金


一个体验丰富的青年外交故事,

带来的是志愿者难忘的回忆,

能够真正改变当地的困境。

也给所有向往公益之路,渴望异域交流的青年,

一个追随梦想的勇气。


毕达留学 X AIESEC

暑假逃离计划1.0 正式完结


如果有还有对海外志愿者感兴趣的小伙伴

可以扫码添加AIESEC助手了解详情

AIESEC海外志愿者招募!


AIESEC「Global Volunteer | 海外志愿者项目」拥有总数超过 22,000 个不同全球项目,志在通过提供海外志愿者项目、全球文化交流渠道培养全球性领导力人才。每年约有300中大人通过AIESEC项目走向世界。


海外志愿者项目持续 6周左右时间,进行与环境保护、商业实践、健康宣传、文化交流、教育普及等相关项目,提供跨国公益实践、文化交流、领导力发展体验,以此,来帮助你发现一个更好的自己。


可选国家:中东欧、东南亚、拉美、非洲等100+国家和地区

活动时长:项目一般持续6周左右,具体时长可与项目方协调




一个关注了不会让你失望的


良心公众号毕达留学



  • 校友反馈-往期:

校友反馈 | 不用再纠结了!这里教授牛资源多就业好

校友反馈 | 留美就业率100% 这里绝对是个好地方

校友反馈 | 在『华威商学院』就读是怎样的一番体验?

校友反馈 | 在香港科技大学读硕士是怎样一番体验?

校友反馈:在读期间获世界顶级投行Offer 项目逾80%留美就业

校友反馈 | 你哪里来的勇气“嫌弃”老罗金融?!》......


  • 『deadline』提醒-往期:

1101~1115 哪些项目截止申请?

1015~1031 哪些项目截止申请?

1001~1015 哪些项目截止申请?

0913~0930 哪些项目截止申请?

0911~0917 哪些项目截止申请?

0901~0910 哪些项目截止申请?


  • 申请技巧-干货:

干货 | 填网申的时候遇到各种疑难杂症怎么破?

申请要求WES认证?!附学校名单与认证流程

干货 | 如何开一份合格的申请成绩单?

如何选择留学推荐人?

手把手教你推荐信RL的“三段式”写作

你的简历写对了吗?10年从业经验、6个技巧、7大模块

2018年美国留学申请时间规划表


  • 毕达独家盘点:

美国16所顶级商学院介绍及其专业列表

定位 | 美国TOP 30商学院最新录取数据大揭秘!

干货 | 盘点英国那些顶级商学院

定位 | 英国十所顶尖商学院 最新录取数据大揭秘!

香港TOP 3高校介绍及其热门硕士专业列表



首页 - 毕达留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