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年

摘要: 21套房子,数千万资产,成功商人的另一面,竟是逃犯!

11-12 19:26 首页 一线



这册并不算太厚的刑事案卷,记录的是发生在1998年的一宗命案。


案发当天,犯罪嫌疑人逃离了现场,之后的19年里,此人一直逃亡在外,下落不明。


赵成,扎鲁特旗公安局刑警大队情报中队中队长,1998年这宗案件发生的时候,赵成只有10岁,还是一个小学生。


2017年,这宗案件被扎鲁特旗公安局定为命案攻坚目标案件,重新成立专案组,对犯罪嫌疑人的下落展开侦查。作为专案组成员,赵成和同事们的第一项任务,就是仔细阅读这些案卷,对案件所涉及到的相关当事人进行落实和研判。


1998年3月21日晚8时许,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扎鲁特旗工商局职工刘巴特尔报案称:今晚6时许,我战友在向阳红饭店吃饭时被霍林郭勒两个司机用尖刀捅死。



1


从内蒙古自治区扎鲁特旗政府所在地鲁北镇出发,沿304国道一路向西北方向走出37公里,就到了一个叫做乌日根塔拉的农场,在当地,人们更习惯称它为哲北农场。


十几年前,哲北农场曾经有过一家叫做向阳红的饭店。饭店紧挨着304国道,做的是过往司机的生意。



付广才,乌日根塔拉农场职工。这宗案件的当事人之一。19年间,每当他经过这里,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当年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


1998年3月21日傍晚,当付广才把几个战友带到向阳红饭店的时候,他无论如何也预想不到,他们会在那里遭遇一个人无端的发难,最终搭上了朋友的性命。


这宗命案的死者,是付广才参军时的战友王喜武,王喜武家住扎鲁特旗鲁北镇,当天他来到乌日根塔拉农场,是想请付广才帮忙推销水泥。

因为是找战友帮忙,王喜武还特意约上了他的另外两名战友。


因为有付广才等人从中帮忙,王喜武推销水泥的事情办得异乎寻常的顺利。因为事情办得顺利,王喜武执意要请请大家吃一顿饭、喝点儿酒,以表示感谢。


1998年3月21日下午5点多,付广才带着当天参与洽谈的六个人,来到向阳红饭店。在饭店门口,付广才他们曾经注意到,那里停着一辆运煤的大车,上面写着霍林河的字样。而在饭店里,还有两个人在坐着喝酒,一个胖,一个瘦。


2


偏瘦的客人,名叫郭奎,是霍林郭勒市的卡车司机,因为经常在304国道往返跑运输,所以是向阳红饭店的熟客。当天夜里,郭奎在304国道的一处卡点被警方拦截。他向警方证实,和他一起吃饭的那个胖子,名叫杜江。


1998年3月21日晚上六点多,也就是王喜武等人进入向阳红饭店后半个小时左右,杜江用一把尖刀,刺中了王喜武的腹部。随后不久,王喜武死亡。


多年以后,付广才回忆当时的情景,认为也许是因为当时他们人多,说话声音有些大,惹恼了旁边的客人。


而据向阳红饭店的老板向警方反映,在杜江走向王喜武等人的时候,他和郭奎已经喝完了两瓶七两装的白酒。当时杜江出言不逊的一个原因,是想让这桌客人赶紧离开,因为他和郭奎想接下来和店主夫妇一起打会儿麻将。


当天在场的乌日根塔拉农场职工崔玉山回忆,在听到杜江的谩骂之后,王喜武和杜江曾经有过十分短暂的肢体冲突。向阳红饭店的老板也证实了崔玉山的说法。


据王喜武的战友们回忆,王喜武性格一向沉稳有涵养,极少和人发生冲突。当天他之所以有些情绪激动,很大程度是因为,这顿饭是自己作东请客感谢朋友帮忙,怕扫了大家的兴。


冲突发生的时候,王喜武和战友们的饭局刚刚开始,大伙儿并不想破坏气氛,加上郭奎和饭店老板也从中劝解,因此对于杜江的挑衅,他们并没有太过纠缠。而杜江会再次冲出来挑衅并最终刺伤王喜武,是所有人都没有料到的事。


警方最终调查得知,被众人拉开后,杜江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随后趁人不备,从饭店后厨里找到了一把剔骨刀,又冲了过来。


在杜江拿着这把刀比比划划的时候,他的同伴郭奎一边上前拦着杜江,一边不停地跟付广才等人道歉,最终,郭奎夺下了杜江手里的刀,并拖着杜江离开了饭店。


付广才等人看着郭奎的态度还比较诚恳,也就没太过纠缠,但他们都没发现,此时的王喜武已经被杜江挥刀刺中了动脉。


33岁的王喜武没能等到救护车到达现场就已经死亡。从当天晚上八点钟开始,扎鲁特旗公安局、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力,在304国道重点路段设卡堵截,对犯罪嫌疑人杜江和郭奎展开抓捕行动。两个小时之后,警方在霍林郭勒市境内的一处公路卡口,截停了郭奎所驾驶的车辆。而让他们颇感意外的是,犯罪嫌疑人杜江并不在车上。


3




案发后,办案民警曾围绕杜江的社会关系、可能藏匿的地点,进行过仔细地摸排调查,始终没有发现杜江的踪迹。


王喜武被杀害时,已经结婚十年,儿子刚上小学一年级。三十三岁的他,正是人生中最年富力强的阶段,家庭美满,事业也正在起步,然而在一次外出之后就不明不白地遇害身亡,这是家里人怎么都无法接受的现实。更让家人和战友们无法释怀的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杀害王喜武的那个叫杜江的人,在案发后竟然杳无音讯,再也没有下落。


 事实上,19年里,扎鲁特旗公安局的刑警们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犯罪嫌疑人杜江的追踪,但由于历史和技术条件等方面的原因,尤其是没有找到有关杜江的任何图像信息,直到2017年初,这宗案件也没有获得实质性突破。


2017年春天,扎鲁特旗公安局刑警大队成立专案组,开始对这宗19年前的案件重新展开调查。


案发当时,杜江在霍林郭勒已经成家,有个四岁的女儿。外围调查显示,在杜江逃走后的19年里,他没有和前妻以及女儿有过任何联系。


虽然没有任何关于嫌疑人杜江曾经与家人联系过的证据,但是在对杜江家人的相关经济情况的摸底中,办案民警发现了一些值得怀疑的迹象。杜江的父母岁数已经很大了,也没有固定的收入,其他几个子女的收入也不高,但两位老人却在通辽市科尔沁区买了一套房子。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呢?


通过大数据情报系统,办案民警发现,从2014年起,杜江的家人和一个名叫郭川的河南平顶山籍男子有了断断续续的电话联系。而且2014年春节,这个叫郭川的人,还曾经到过通辽市科尔沁区。春节是家庭团圆走亲访友的时间,这个叫作郭川的男子在这样一个时间点出现,这不能不让办案民警感到有些好奇。


这个叫郭川的人,会不会就是逃亡19年的杜江呢?在河南警方的帮助下,办案民警了解到了郭川更多的信息:此人出生于1972年,前些年也是一个开大车的司机,在平顶山有家庭,有事业,并且事业做得还比较大吗,除了拥有一家大型超市外,还有21套房产,在山西某煤矿也有相当的股权。


虽然郭川的出生年龄和杜江对不上,但是办案民警还是从郭川的相关信息中,发现了巨大的漏洞。这个出生于1972的人,在1998年以前,在平顶山没有任何存在过的痕迹。


继续调查,民警发现,从2017年开始,这个叫郭川的河南商人跟内蒙古通辽之间的联系开始明显增多,而他在通辽的联系人,正是杜江的家人。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取证,扎鲁特旗警方已经基本可以确定,这个叫郭川的人,就是1998年杀死王喜武死在逃19年的杜江。2017年8月上旬,就在办案民警准备前往河南、山西一带与这个郭川进行正面接触的时候,他们发现,郭川突然驾驶一辆越野车从河南离开,去了山东烟台,短暂停留之后,这辆车经大连一路向北,于2017年8月8日这天,进入通辽市科尔沁区。


在确定郭川也就是杜江的落脚点之后,扎鲁特旗公安局刑警大队出动多名警员,连夜赶往通辽对杜江实施了抓捕。


4



2017年8月,犯罪嫌疑人杜江在警方的押解下,来到乌日根塔拉农场。对当年作案地点和逃跑的路线进行指认。19年过去,尽管这一带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郭川依然记得向阳红饭店的位置。不过,对于当年刺伤王喜武的经过,杜江的供述却和其他证人有很大的出入。


按照杜江的说法,案发当天,他遭遇了王喜武等人的追赶和殴打,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才用刀捅向了王喜武。


血案发生之后,杜江和郭奎很快逃离现场。原本要去往通辽的两个人临时改变路线,开车返回霍林郭勒方向。在即将霍林郭勒城区时,因为发现前方有公安人员设卡盘查,杜江中途跳车逃跑。几经辗转,杜江最后来到父亲的老家平顶山,在那里改头换面,化名郭川,重新取妻生子。19年间,他从开车运输做起,逐渐积累资本,生意越做越大。


虽然生意做得很大,但无法和父母、家人联系,始终是杜江心底无法排遣的遗憾。直到三年前,杜江从一个表姐那里辗转打听到了父母的消息,得知母亲身患重病,杜江的心里再也无法平静了。


据杜江讲,在决定和家人联系的时候,他在心底里也做好了万一被抓的准备。


5


一次酒后的失控,最终酿成无可挽回的悲剧,很多人的命运因此而发生改变,这场悲剧的肇事者杜江,也终将为自己的当年的行为付出代价。


一个人如何在公共场合里规范自己的言行?一个人应该如何学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该怎样面对自己所犯下的过错?该如何承担这种过错的法律后果?相信在逃亡的十九年里,杜江本人曾经不止一次的反思过。我们也但愿他在逃亡的十九年里,能从这件事中得到真正的教训和成长,而不只是侥幸一时逃脱了罪责。


更多相关内容,欢迎收看CCTV12《一线》栏目今晚19:24播出的节目《第二十年》!


【END】




首页 - 一线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