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枪击惨案背后:美式宪政实际是军工复合体专政

摘要: 借助美国步枪协会等组织,军事部门、军工企业、部分国会议员和国防科研机构所及智库和新闻媒体组成了庞大的利益集团,美国实际上早已是军工集团和金融集团联合专政的国家。

10-12 05:20 首页 察网

摘 要

每次枪击案发生后,“控枪”的问题在美国总被提出,但美国的政客们绝不会真正去回应民众的诉求。借助美国步枪协会等组织,军事部门、军工企业、部分国会议员和国防科研机构所及智库和新闻媒体组成了庞大的利益集团,美国实际上早已是军工集团和金融集团联合专政的国家。

中国日报网10月3日援引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称,10月1日晚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发生的枪击案已导致59人死亡,527人受伤。警方强调说,目前的伤亡数字只是暂时的初步统计结果,最终数字将使本次事件成为美国史上伤亡最惨重的枪击案,超过去年导致49人死亡的奥兰多酒吧枪击案。

警方确认枪手是64岁的酒店住客斯蒂芬·帕多克,美联社报道,联邦调查局官员透露,枪手帕多克在酒店储存了至少17支步枪。枪支是从内华达州麦斯奎特的一家名为“枪支与吉他”的商店购得,警方正在检查这些枪支是否为全自动步枪,全自动步枪只要扣住扳机不放,就能连续射击,直到枪内子弹用尽。店主在声明中承认,向帕多克出售了所有的枪支,并称已经根据联邦、州、地方的法律对其完成了背景审查程序,帕多克没有表现出不正常或者有不适合控制枪支的条件。[1]

枪支泛滥导致枪击案频发

此次枪击案悲剧毫无疑问与美国枪支泛滥的状况有很大关系。

美国枪支拥有率世界排名第一,每100人平均拥有枪支88.8支,每10人中有4人拥有武器。美国社会近年来枪击案件频发,多有人员伤亡。据美国媒体统计,美国每年约有3.3万人死于枪下;2015年共发生了5万多起枪击案,死亡1.3万人、伤2.6万人,其中伤亡4人以上的有350多起[2];进入2016年以来,美国国内已经发生23000多起枪击案,其中伤亡4人以上的有136起。[3]2007年4月,美国弗吉尼亚工学院枪击案导致33人死亡;2012年12月,康州校园枪击案导致28人死亡,其对美国社会的震动均不弱于此次奥兰多枪击案。仅奥巴马任内,美国至少发生了17起大规模枪击事件。在枪支泛滥的美国,奥兰多枪击案的发生并不偶然。这起枪击案在全美再次掀起了关于控枪的讨论,美国民主党6月13日向共和党控制的国会施压,要求国会立法更严格管制枪械销售。

每次枪击案发生后,“控枪”的问题在美国总被提出,结果却又总是不了了之。2016年年初的校园枪击案发生后,奥巴马在1月5日的演讲中,大声疾呼“国会议员不应受某些协会院外游说的操纵而反对禁枪”,说到动情处,他甚至忍不住泪眼婆娑。奥巴马任内多次推动控枪政策出台,均无功而返。

究竟是谁在反对控枪?

由于美国政府和媒体长久以来的灌输,持枪文化深植于美国的法律体系和民众血脉,和美国人的光荣与梦想相生相伴,民众持枪也被中国的普世价值派引用来称颂民主美国的伟光正。1789年通过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了民众持枪权,美国人的逻辑是,枪是自卫的武器,有枪才安全;如果控抢,犯罪分子还会有渠道取得枪支,守法民众却没有,就更不安全!在美国,只要年满18周岁就可以轻易购买枪支,有人戏称:在美国,枪店比麦当劳都多!

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规定:“纪律良好的民兵队伍,对于一个自由国家的安全实属必要;故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予以侵犯。”这个1791年制定并通过的宪法修正案第二条,在今天看来早就成了危害美国人民人身安全的陈旧条款,按道理早就应该被修改了。在今天的美国,拥有手枪、步枪的权力,完全不能在实际上保障美国民众免于犯罪分子的侵害,因为犯罪集团的军事训练、武器装备的高端程度及组织化程度一定远远高于普通民众,一盘散沙式的民众通过拥有持枪权就能反抗国家暴政,更是形“左”实右的幻想——否则美国也就不会沦落为一个警察国家了。总而言之,宪法修正案第二条如今被美国利益集团尤其是军工集团绑架了。

有枪就可以保护自己的信条,纯属资产阶级灌输给民众的自我欺骗的麻药。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美国,国家机器首先要捍卫的是资本家集团的“合法”利益,民众可以持枪,却不可能拿枪反抗资本剥削乃至奴隶主的压榨,一旦如此,就会遭受美国有组织化的暴力机关如警察和军队的血腥镇压。例如,1877年美国拉瑟福德?海斯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西弗吉尼亚、马里兰、宾夕法尼亚、伊利诺等州的“铁路罢工暴乱”;本杰明?哈里森总统、格罗弗?克利夫兰总统、威廉?麦金莱总统先后三次大规模出动联邦军队,镇压了从1892年开始、历时7年的爱达荷矿工罢工斗争;1894年,克利夫兰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考克西失业请愿军”;1894年克利夫兰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芝加哥铁路工人斗争;1896年克利夫兰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科罗拉多矿工斗争;1899年麦金莱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犹他州矿工斗争;1907年,西奥?罗斯福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内华达矿工暴乱”;1914年,伍德罗?威尔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科罗拉多“煤矿工人暴乱”;1918年成尔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世界产业工人工会的斗争;1919年,威尔逊总统一年之内三次出动联邦军队,分别镇压钢铁工人大罢工、首都哥伦比亚特区的“种族暴乱”和内布拉斯加的“种族暴乱”;1920年成尔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实行美国历史上著名的“帕尔默大搜捕”;1921年,沃伦?哈定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西弗吉尼亚煤矿工人罢工斗争;1932年,赫伯?胡佛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从全国各地集中在首都哥伦比亚特区的失业退伍军人;1941年罗斯福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加利福尼亚航空工人的斗争;1943年,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出动联邦军队,镇压汽车城底特律的“种族暴乱”;1967年,林登?约翰逊总统出动联邦军队,再次镇压底特律的“种族暴乱”…………等等。

美国的工人运动从20世纪初一开始就遭到残酷打压,仅有的一点左翼进步思潮在50年代就遭受到麦卡锡主义的法西斯镇压,根本不可能出现工人阶级联合起来持枪反抗资本暴政的局面。20世纪60年代的黑人民权运动,敢于拿枪反抗的黑人惨遭杀害,马尔科姆·艾克斯也被暗杀,担心民众效仿,他们的事迹被美国政府掩盖,转而大书特书非暴力的马丁·路德·金;2011年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警察对民众血腥暴力镇压,民众可以丢石块,占领者根本不敢持枪反抗,否则死的更惨;而造成今天美国一系列种族矛盾、肤色矛盾、社会撕裂,各种犯罪问题滋生的根本原因正是资本主义制度造成的严重的两极分化。

资产阶级长期以来的欺骗宣传,为美国的持枪制度提供了一定的民意基础。然而,美国公众身处险境,不会不知道枪支泛滥对自身安全的威胁。2016年1月,益普索民调显示,50%的民众支持奥巴马的控枪措施,63%的民众希望下届总统推出更严格的控枪法。[4]迫于民众呼声,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控枪问题上算很努力了。2013年初,奥巴马绕过国会签署了23项控枪总统行政命令。这被称为是近20年来最全面、最彻底、最严格的控枪方案。该法案却遭到参议院否决。控枪种种努力失败,以至于出现2016年年初奥巴马演讲被逼哭的局面。

美国控枪之所以难以推行,除了资产阶级塑造的民意基础外,不能不提一个神秘的社会组织,它就是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简称NRA。因其雄厚的财力和强大的院外游说能力,NRA被称为“美国权力第四极”。

NRA已有140多年历史,最初只是一个枪支爱好者俱乐部。最初的NRA并不反对枪支管制。直到上世纪70年代,NRA中的强硬派进行了一次“造反”,夺取了领导权,他们确定了NRA的中心任务——反对枪支管制。1975年,NRA成立了立法行动研究所(ILA),进行院外游说,积极参与政治活动。时至今日,自称为“美国首屈一指的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捍卫者”的NRA,已成为美国最强有力的利益集团之一。NRA的现任执行副总裁韦恩·拉皮儿埃尔曾称联邦执法官员为“穿着长筒靴的纳粹分子”。

NRA在全美范围内各州都设有分支机构,有固定全职工作人员班底,从事款项募集、政治游说、会员活动等事务。财大气粗的NRA在美国政界有着很大的话语权,通常会给盟友强大的经济支持,同时也不吝于惩罚那些阻碍NRA发展的议员。在2012年大选中,NRA至少花了2400万美元,其中1680万美元通过其政治行动委员会(PAC),另外约750万美元则通过其下属的立法行动机构。同时,NRA也是最令人畏惧的游说组织之一,[5]被美国《财富》杂志评为“美国最有影响力的院外游说组织”。其编制的手册明确列出支持禁枪的议员,要求协会成员不给他们投票。克林顿政府任内通过了较为严格的限枪法案,但在此后的选举中,民主党在国会至少失去了20个席位。在2000年总统竞选中,小布什看到前车之鉴,明确表示反对禁枪令,在2000年大选中,仅NRA下属的政治胜利基金就投入了2000万美元干预美国大选。在2008年美国总统选举中,美国步枪协会还为共和党捐献了1000万美元。

为谋取自身利益,NRA不断干预政治,造成美国历史上多次枪支管理法案无疾而终。1963年,一名参议员提出严控手枪买卖的法案,便遭到NRA的攻击和诋毁,被称为“共产党妄图解除美国武装的阴谋”!此外,NRA还赞助一部名为《红色黎明》的电影,该片讲述美国人民如何扛枪保卫祖国的“正能量”故事。最终,该法案“流产”。

更有甚者,NRA还左右总统选举。他们动用会员的力量,对支持控枪的议员施压。一个突出的案例是2000年的大选。观察人士认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失利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其支持控枪,于是失去了偏远州的支持。而小布什是NRA会员,也反对控枪,得到NRA暗中支持。[6]

作为美国历史上禁枪主张最坚决的总统,卡特曾在上台前通过助手汉密尔顿·乔丹放言:“枪支管控会很严厉,我们将了结那帮混蛋。”然而,事实证明,最终被“了结”的却是卡特政府的理想。由于NRA在国会中的强大势力,卡特任内推动的所有禁枪法案都被挡在了国会这一关,其本人更在一届任满后落选。[7]

美国本届总统特朗普,也是在NRA的大力支持下击败希拉里。希拉里在竞选活动中曾指责称,特朗普根本不会拒绝反控枪团体的游说,因为“他已经把自己卖给了他们”、“拥枪游说集团为特朗普买广告的钱比其他任何一个独立团体出的都多,光是在俄亥俄州就花了700多万美元。”NRA早在去年5月20日就宣布,该协会将为特朗普背书。而在5年前的美国大选,NRA直到大选尾声的10月份,才表态支持罗姆尼。可见特朗普相比于罗姆尼,更能获得军工集团的认可。特朗普在多个场合表示,他很高兴能得到NRA的支持。去年8月,特朗普暗示枪杀希拉里,被亲希拉里的媒体炮轰,NRA在推特上发文力挺特朗普称:"我们在选举日有一件事可以做:投票支持捍卫宪法第二修正案,绝不让希拉里上台。"与特朗普略有差异的是,希拉里坚持说她不想收走所有人的枪,但表示她支持更合理的枪械管制,她主张推行“全面的背景调查”和“填补漏洞”。NRA认为,如果希拉里当选总统,“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枪击案悲剧成了政客拉选票的“人血馒头”

与以往枪击案不同的是,这起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枪击案刚好发生在2016美国大选的“敏感时期”。特朗普已经提前锁定共和党候选人身份,而希拉里距离锁定民主的候选人身份也不远,选战已渐入正题。这起枪击案集控枪、移民、反恐、同性恋权利等诸多社会争议话题于一身,参选政客们出于选举目的,纷纷大肆利用奥兰多事件做文章。特朗普在第一时间发表反恐政策演讲,对奥巴马的移民政策提出批评,重申限制穆斯林入境的主张,顺带抨击希拉里,接连质疑奥巴马和希拉里不敢说出“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13日的演讲中,特朗普声称,如果他当选总统,将“中止那些曾经对美欧或其盟友实施恐怖主义的国家和地区的移民入境,直至能解决面临的威胁”。而希拉里的主张延续了奥巴马打击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极端势力的政策,呼吁不要孤立穆斯林群体或将其视为替罪羊;她还主张更严格的枪支管控立法,包括将奥兰多枪击案凶手奥马尔·马丁使用的攻击性武器列为非法武器等。希拉里在演讲中特别指责美国在中东的盟友——沙特、科威特和卡塔尔等国为恐怖分子提供资金。然而,自相矛盾的是,特朗普将矛头指向穆斯林移民,事实上枪手马丁虽是阿富汗后裔,但却是在美国土生土长的本土公民;希拉里一面指责沙特等国,一面却通过克林顿基金会从这些国家募集资金。

在这激烈的争吵声中,枪击案悲剧俨然已经成为美国大选参选人攻击对手的工具。特朗普的策略是把矛盾焦点引导到移民问题上,避开控枪问题,以获得底层白人选民和NRA的全面支持;希拉里和奥巴马则希望把矛盾焦点放到同性恋和枪支泛滥问题上,巩固民主党传统选民的继续支持。慑于NRA如此恐怖的实力,奥巴马和希拉里自然不会重蹈希拉里丈夫克林顿及戈尔的覆辙,大选当头,民主党不大可能公开挑战NRA,在控枪问题上做出任何有益于美国人民的实质性举动。政客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选票,枪击案悲剧也就成了政客拉选票的“人血馒头”。

如果说以枪击案定性马丁杀人案对于解决民众安全问题还是过于笼统,那么马丁本人的身份对该事件来说,则更有讽刺性——马丁早在2007年就是私营安保公司G4S(杰富仕)北美分公司的武装安全人员,拥有保安证书。英美的所谓私营安保公司,不过是军队变相私有化改革这种新自由主义发展模式的产物——被私有化、资本化的不仅仅是军火武器和军事工业本身,就是军事活动和安保服务本身也开始私有化、资本化了。英美私人安保公司一般和英美情报机构和资本寡头关系密切,蹊跷的是马丁平时和极端势力并无瓜葛,但他在发动袭击前却致电911,宣誓效忠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这给整个案件蒙上了一层破朔迷离的色彩。

杰富仕公司的崛起,得益于英国政府压缩政府职能、向“有活力的社会组织”购买服务的新自由主义改革。该公司在英国做大之后,向海外扩张,成为一家巨无霸式的国际安保公司。马廷是这家私营安保公司的合法雇员,持有的枪械也都是合法的。[8]他发动的袭击,可以进一步说明这些“有活力的社会组织”所隐含的危险。但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希拉里,都不可能去挑战这些“有活力的社会组织”,去反思新自由主义改革,反对自己的金主——美国大资本集团,恰恰相反,这正是他(她)未来任上要继续坚定执行的。

步枪协会的背后的势力

能够屡屡阻挡控枪法案出台,甚至左右美国总统选举,NRA的政治背景绝对不一般,拥有令人畏惧的游说组织,自然也需要雄厚的资本实力支持。

截至2013年年初,NRA在美国拥有超过450万会员,其中包含8位美国总统,麦金莱、塔夫脱、艾森豪威尔、肯尼迪、尼克松、里根、老布什、小布什。其中最突出的要数里根,在其任期内的1986年通过了《武器拥有者保护法》,吊诡的是,里根总统自己也曾遭遇枪击致伤。但这并没改变他对持枪的态度,还留下一句名言:“不是枪杀人,而是人杀人!”这句话,成了NRA新的挡箭牌![9]

据悉,2010年NRA和其分支机构获得的收入是2.53亿美元,其中有不少来自于支持该组织的枪支生产商。[10]枪械制造商、军火商因为不方便直接向美国人民推销杀人凶器,就隐身NRA背后,操纵NRA。在财大气粗的军工利益集团和NRA收买下,国会议员和媒体大造拥枪理论和舆论,把美国人引导到对枪支如痴似醉的地步。

NRA的钱从哪里来的呢?在2006年,NRA在其出版物中仅仅来自军事工业的广告收入就有950万美元。除此之外,美国各家著名的军事机械厂如雷明登、沃森、柯特-斯密斯都会拨出巨款资助NRA,以答谢NRA对美国军事工业的支持。

支撑美国霸权的两大支柱,一是美元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二是美国军工业,而金融扩张必需军事力量保驾护航。美国今天拿得出手的硬实力,除了军事工业外,就是华尔街的金融集团了。更深层次上,NRA之所以影响巨大,是因为它所发挥的作用与美国军工集团、资本主义利益和美国全球霸权息息相关。除了美国国内庞大的武器消费需求,美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军火出口国,美国军火业是美国经济空心化背景下少有的拥有暴利的高科技行业,其最大的大客户乃是美国国防部。向自己的盟友卖军火,巩固海外共同霸权不用多说;美国惯用的就是制衡战略,巴基斯坦和印度这对敌对国均能从美国买是美国到最先进的军火,IS本身扶植起来的,而今打击IS又成为了一门生意;拉美、非洲的反政府武装、犯罪集团无不从美国购买军火。在这个过程中,美国军工集团赚的盆满钵满,巩固美国霸权的离岸制衡战略也在悄然执行。

美国步枪协会NRA的存在,及其对美国政治、社会的渗透和控制,对于美国军事工业有特殊的意义,它是美国军事工业控制美国大众和美国政治的重要工具之一。美国学者大卫·西奥·哥德堡(David Theo Goldberg)在《使命完成:社会逻辑军事化》中指出,美国军队在塑造社会各个方面的过程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军事化不仅仅是使用压迫性力量,它还代表了一种强大的社会逻辑,这种逻辑由价值观、理性模式和思维方式组成,社会逻辑的军事化和商品化弥漫在整个美国社会,军队和军国主义的理想弥漫在流行文化、国家政策和社会关系的各个方面,战争价值观、超级男子汉和攻击性的军国主义渗入美国每个主要机构:【军队不仅仅是战争机器,它还提供服务和促进社会化。就像老大哥一样,军队向社会传递各种信息,如它更喜欢的商品,从火药到手枪,从计算到信息管理等……总而言之,军工产品改装后被用在更广泛的社会目的上,军队塑造了从商品到文化,从社会物品到社会理论的整个社会生产系统。】

近几年,美国政府一直在制造美国经济复苏的舆论,美国2014年三季度GDP(增速)初值为3.54%,但个人消费量却从Q2的2.5%下降到Q3的1.8%,与经济持续疲软形成对比的,则是美国近年军费开支居高不下,2014年实际军费开支6004亿美元(预算5268亿),2015年军费开支5960亿美元(预算4956亿),2016年预算5850亿美元,美国经济增长相当一部分必须靠军工业拉动,对外发动战争自然是不二选择,对内、对外军火贸易同样不可或缺。既要游说美国对外政策,又要游说阻挡控枪法案出台,从这个角度讲,NRA也扮演着拯救美国资本主义的重任。

结论:美式宪政就是军工复合体专政

枪支泛滥的结果是,美国社会愈发沦为一个弱肉强食的兽性社会。美国宪法修正案第二条,这个可笑的宪法和宪政秩序,正在时刻屠杀美国民众尤其是美国的孩子。根据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所承认的数据:【2014年,美国有2525个儿童和少年被枪杀;每3小时28分死一个孩子,或一天死将近7个孩子,一周死48个孩子。】和无数枪击惨案一样,奥兰多枪击案于美国人民而言无疑是一场悲剧,但美国的政客们不会真正去回应民众的诉求。不过,枪击案也再一次戳破了美国“民主”政权的虚伪外衣,让人们的目光再次聚焦于控枪问题、美国步枪协会NRA、G4S(杰富仕)北美分公司以及背后的美国军工集团。

1961年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他的退职演说中指出:【强大的军事组织和巨大的军火工业的联姻是美国历史进程中的一个新现象。在每一个城市、每个州的议事机构、联邦政府的每个办公室都能感受到它的总体影响--经济方面、政治方面,甚至是精神方面。我们认识到这种发展具有不可避免的需求。然而,我们不可以不去理解它的重大影响……在政府各部门,我们必须防备‘军工复合体’获得无法证明是正当的影响力,不管其寻求与否。】在这里,艾森豪威尔指的是由大军工企业、国会、军事部门、思想库和新闻媒体所组成的庞大的利益共同体,涵盖军人、工业家、政治家、学者和舆论宣传者等多方面力量,主要通过鼓吹和渲染新挑战或新威胁,寻找新的或潜在敌人,来影响和塑造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走向,推动国防开支大幅增长,以谋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在思想层面,它通过院外游说集团、智库和媒体来影响美国社会思潮,进而间接地影响政府的政策走向;通过建立旋转门制度在政府和国会安插亲信来直接影响政府决;通过大量的政治捐款,支持有利于军工集团利益的党派或人士当选,以换取支持和回报,等等。实际上,艾森豪威尔本身就出身于这个群体,他在任职总统期间政治上与之保持一致并几乎完全受此群体的摆布,因此在临近卸任之际也与此集团发生了一定的摩擦,这就是他退职演说中突然良心发现,暗示美国民众美国已经不是一个民主、自由社会的原因。

借助于类似NRA这样的组织,军事部门、军工企业、部分国会议员和国防科研机构所及智库和新闻媒体组成的庞大的利益集团所组成的军工复合体,遥控着美国的政坛,影响着总统人选,决定着法案和政策制定,对美国人民不断制造军火崇拜的精神鸦片。美国实际上已经是军工复合体联合即军工集团和金融集团联合专政的国家。

注释略。


点击“阅读原文”,更多精彩尽在察网:www.cwzg.cn


首页 - 察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