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联姻”网贷向互联网金融领域渗透

摘要: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议,有争议的地方就有网红。层出不穷的“网生偶像”是否毫无价值?网红是否能够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

12-18 01:02 首页 电商创业加油站


有人的地方就有争议,有争议的地方就有网红。


层出不穷的“网生偶像”是否毫无价值?网红是否能够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永动机?当网红经济市场规模超过千亿,由一种现象变为一种经济模式,随之而来的质疑之声也愈演愈烈。

那么,当人们的金融生活也越来越互联网化的时候,网红与互联网金融又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呢?

网红经济新模式

事实上,网红一直积极地参与中国互联网化的产业革命。

从新闻资讯到社交、购物,再到娱乐游戏,最后到金融理财和投资,人们越来越多的生活场景在网络上得到延伸和满足。网红在这些场景中经常扮演着类似“意见领袖”的角色,在网络资讯和社交兴起的时候,网红屡屡“语出惊人”凭借观点吸引人气,成为网络大V,最后靠广告变现;当网络购物崛起的时候,网红频晒美图照片,凭借达人身份汇聚粉丝,靠淘宝、微店变现;当娱乐直播突起的时候,网红们再次大显神通,晒吃晒穿晒歌晒舞晒西瓜,凭借“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捕获不同粉丝群,靠粉丝送礼和电商产品变现。

随着网红产业吸引的注意力越来越高,金融行业的大牛们按捺不住了,纷纷亲自“下海”当网红。一些券商机构的分析师开通了直播频道,走上主播之路。另一些P2P网贷平台的创始人选择在知乎、天涯等社区进行内容创作,欲做一个细分领域的网红。

然而就目前结果来看,股市网红中以微博为阵地的李大霄、任泽平等人由于股市的变幻莫测,言论颇受争议,最终导致任泽平这样的网红不堪压力,怒删微博。而券商机构或财经网站直属的股市、原油、贵金属、期货等直播间,大多数主播表述内容太过专业、枯燥乏味,参与观看的用户也寥寥无几。最后就是借助第三方直播平台的新兴券商网红,包括以秀颜值为主的海通证券分析师李淼、方正证券分析师廖蕾等,秀娱乐的中邮基金基金经理任泽松等。这种方式效果尚不明显,但已经成为一种潜在趋势,不少券商财经开始着手评选机构中的男神女神,准备包装上直播。不过也有网友调侃:这种做法表明券商机构实质是“能力不够颜值凑”,不可全信。

另一方面,P2P网贷平台的网红之路也难有突破,如有利网前创始人刘雁南在知乎上进行了超过100个回答,却只收获了4000多的赞同,相比某些大V一个回答就有上万赞同,刘雁南的影响力还停留在热心网友的级别。这也不难理解,一般的论坛社区在互联网金融板块的细分受众都是一个很小的群体,如知乎上关注该话题的仅有5万多人,要想在这样的基数上变网红难如登天。

如果互金达人自身很难成网红,那么两者的联姻之路又将如何开始呢?

网红与网贷的契合性

若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娱乐主播型网红与P2P网贷其实有着惊人的相似!而这或许将成为网红牵手互金的第一步。

第一,两者对受众有着异曲同工的态度。

网红:即便是屌丝们1块、5块的礼物也会让我备受感动!

网贷:我们是屌丝的理财神器,1块、5块也能投资赚钱!

网红的内心世界:多来几个土豪包养我吧!

网贷的内心世界:多来几个土豪投资我吧!

从受众而言,两者都是符合二八定律的。不管是土豪还是屌丝,起点都一致,少数土豪养活了网红(网贷),大众也能跟着受益。

第二,网红需要的成本或是网贷需要的资产。

对于娱乐主播型网红而言,不管是其本人出钱自我包装,还是直播平台、经纪公司出资打造,在变现之前,至少会有5万-20万的起点成本。在电商产品变现过程中,还会有供应商采购等环节的成本。而这一群体又属于典型的融资难群体,网贷公司在进行风险评估之后,或许能为网红们提供充足的资金。

网红是植根于互联网文化和互联网生活的产物,对网络贷款也会有较高的接受程度和尝试欲望。当网红数量开始以百万计的时候,当其拉动的电商产品销量开始以百亿计的时候,这对网贷公司又何尝不是一块巨大的资产端呢。

第三,网红需要的变现或是网贷需要的流量。

当一个主播处在小有名气的上升期时,快速变现就成了当务之急。通过打赏礼物变现,目前直播平台与主播们的礼物分成通常为七三分成,也就是说土豪每打赏100块,到主播手上也就只有30块。而通过电商变现,时间周期较长,且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

反观网贷平台,居高不下的获客成本也一直困扰着大家,人均实际获客成本达到700元-1000元。如果网红能将流量带给网贷,即便打个对折价,主播们也会欣喜若狂,这意味着只要有数百个死忠粉投资了网贷,主播就可以收回前期成本了。而且这些流量不像羊毛党,对利率并不敏感,即便每月利息都定期打赏给主播,他们可能都会欣然接受。更何况,网红们恐怕也会窥觑网贷平台的流量,若能相互导流,或许能进一步降低网贷的获客成本,同时提升平台的黏度。

姻缘路漫漫

想象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由于互金行业本身尚未完全成熟,使得一些网红大V对互金行业抱有敬而远之的态度,如网红咪蒙就明确表示:“有三类广告不接:一是理财广告,因为不能确定它靠谱,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说倒闭就倒闭了。二是医疗广告,不管是什么形式的医疗,因为自己不懂。三是一般不接和公号不匹配的广告。”

此外,曾经与P2P网贷的龙头老大陆金所有过跨界合作的罗辑思维,近期对互金的态度也慎重了很多。作为网红Papi酱的投资者,罗辑思维在“Papi酱广告招标会”上对竞标的对象进行了限制:烟草、白酒、P2P金融、药品、保健食品、医疗器械等目前有争议的企业及医疗机构不列入招标范围。






首页 - 电商创业加油站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