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精武梦·第7章 刀光斧影救红妆

01-21 03:14 翁墨宸 首页 大月港小故事

《精武梦》第7章 刀光斧影救红妆



    “‘活阎罗’张啸林?此人会不会就是日后与黄金荣、杜月笙并称为‘上海滩三大亨’的‘张大帅’张啸林呢?”陈耀扬听完刘金水的讲解,心中对‘青帮’有了一个简要的概括。他默默的思索着,自己应该如何才能在这个纷争动荡的上海滩创造出自己的宏图伟业。


  这个时代的确是旧中国最为动荡,最危机四伏的年代,清朝政府基本是名存实亡了,就算是辛亥革命爆发,中华民国成立,国内也不会有几天安宁的日子好过!至于上海滩,由于各国租界各自雄霸一方,令整个上海滩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万国大都会”,真正的“东方巴黎”。也正是因为如此,上海滩才能成为旧中国的经济中心。在这里不仅有党派之间的政治利益冲突,还有帮派之间的地盘管辖争夺,如今,正是“青帮”雄霸上海滩之时,其在上海滩的各方势力都不能小觑。如今的“青帮”可谓是霸道嚣张,不仅上能影响政势,下还能草菅人命。


  陈耀扬心里自然很清楚眼前的上海滩的形势,他也明白,若要是想在这样的局势下生存下来,必须拥有一股强大的势力和坚实背景作为后盾才行,毕竟一个人的实力再怎么强大,也不可能和整个世界对抗。自己既然误打误撞地穿越了时空,来到了这个最为动荡的时代,那么就一定要有所作为,难不成要像这些人到处做苦力,看人的脸色生存,随时都可以任人宰割吗?不要,自己再怎么说也算是黑道中响铛铛的人物,如果有机会能够加入到“青帮”之中,自己定能出位成名,到时候雄霸黑帮、威震上海滩。可问题是自己该如何才能加入“青帮”呢?又该如何发展自己的势力呢?想到这一节,陈耀扬不由地皱了皱眉头,刚要开口再询问一下刘金水有关这两大帮派的一些详细的细节时,突然,身旁的刘金水大声叫喊起来:“那个日本小姐啊,那个日本小姐,你看,救你的那个日本小姐在人群当中,很是危险啊……”


  陈耀扬闻言,立即朝刘金水所指的方向望了过去,果然有一个穿着日本和服的女孩夹杂在火拼的两帮人马之中,正自左避右闪,抱头乱窜,危险至极。陈耀扬不急多想,立即从椅子上一跃而起,一步当两步地朝打斗的人群中直奔而去。


  只见刀斧飞舞,在空中划着一道道闪亮的弧线。“嗖、嗖、嗖”的声音在陈耀扬的耳边不断的响起,无数只手臂从陈耀扬的头顶乱挥而过。陈耀扬时而低头闪躲,时而侧身避让,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奋力冲刺着,一心只想着能尽快地靠近自己的救命恩人的身边。陈耀扬也算是一个身经百战的人物,这样的打斗场面对他来说只能算是小儿科,什么样的大场面他没有遇见过的。他先是低头避开朝自己劈来的一把钢刀,然后左拳右脚迅速击打而出,瞬间便将挡在自己面前的两人帮会人马击倒在地。这时,陈耀扬的身上已经被两个帮会的人马溅满了血渍,只见他左右开弓,一阵拳打脚踢,在那片混乱的刀飞斧舞中乱拳齐发,不管是黑是白,只要挡在自己前面的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在“叮叮当当”的刀与斧的碰撞声中,陈耀扬不顾一切,以一挡十地朝着那个日本女孩冲了过去。当快要接近那个日本女孩时,忽然斧光一闪,一个“斧头帮”的帮众手攥开山斧恶狠狠地朝那个日本女孩的头上劈砍下去。陈耀扬见状,情急之下不急多想,他连忙伸出自己的左上臂,用血肉之躯去抵挡住这突如其来的一记斧头,然后迅捷地提出左脚,顺势朝那名“斧头帮”帮众的腹部踢将过去,那名“斧头帮”帮众哪会料到陈耀扬的踢击竟有如此大的威力,自己的整个身躯不停使唤地硬生生地朝身后飞去,直接撞在了另三名“斧头帮”帮众的身体上,方才与他们一起摔倒在地,成为“青帮”帮众的刀下亡魂。


  陈耀扬手臂上虽然挨了深深的一记斧头,但他却强忍住伤痛,立即用右手抱住了那个日本女孩的腰,一个转身,再次避开了从女孩背后砍来的一记砍刀。陈耀扬用着伤的血手,硬生生抢过来人劈来的砍刀,然后上下飞舞,左右乱劈,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一股猛烈而霸气的气场,让在场的两派人马均对他避而远之,使他能够安全地保护着那个日本女孩稳稳当当地离开这个血腥的杀戮现场。


  陈耀扬抱着那个日本女孩在刘金水的引领下,来到了一间破茅草屋里,这时的陈耀扬才愿意将日本女孩放下,而自己由于失血过多,脑海中慢慢地失去了知觉,眼前突然一黑,身体不受控制地跌倒在了地板上。那个日本女孩细心地查看着陈耀扬的伤势,见他的手臂上已经血肉模糊不清,日本女孩关切道:“还是得赶紧将他送去医院包扎才行啊,不然流了这么多的血恐怕有生命之危。”


  刘金水焦急地道:“这里离医院还有一段路程啊,这可怎么办啊?”


  “那你还不去叫辆黄包车过来,我在这里先给他临时包扎止血。”日本女孩一边说着,一边撕下身上和服的一块布条,然后系在了陈耀扬的手臂上。


  刘金水也不闲着,急匆匆奔出了茅草屋,去寻找可以运送陈耀扬的运输工具。


  “好冷,好冷!”陈耀扬迷迷糊糊地叫嚷着,只见他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前胸,身体缩成一团。


  一旁的日本女孩伸出洁白的手,轻轻地触摸着陈耀扬的额头,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她不禁大吃一惊:“怎么这么烫?”难道他的伤口发炎了不成?她立即站起身来,向门口跑去,朝远处一阵张望,见刘金水还没有到来,心中无比的焦急不安。她又走到陈耀扬的身侧,看着他浑身上下不停地打着寒颤,正自不知所措时,刘金水恰好冲了进来道:“快,我找来了两辆黄包车。”一边说着,一边和那个日本女孩一起伸手去搀扶陈耀扬的身躯,将陈耀扬扶上了黄包车的车座上,然后拉着他朝医院奔去,另一辆黄包车则是拉着那个日本女孩,紧随其后而去。


  当陈耀扬缓缓地张开双眼时已经时第二天的中午了。陈耀扬醒过来的第一句话便问道:“那位日本小姐有没有事啊?安全了吗?”


  陪在病床边的日本女孩,看到陈耀扬一醒转过来,不仅没有顾及自己的伤痛怎么样,反而关心自己起来,心里很是感动。日本女孩见陈耀扬还是有些昏昏沉沉,迷迷糊糊的,于是,她连忙给陈耀扬倒了一杯水,然后用勺子捞水,一勺一勺地给他喂了些水,他才慢慢地恢复了意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首页 - 大月港小故事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