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C | 10件宝物首次亮相奈良正仓院第69回展:闪回“仍旧存活着的唐朝”

摘要: 中央和正仓院的展品不同于出土文物的光彩黯淡, 因由从奈良时代 (与中国唐代近乎平行) 开始便一直妥善保管于仓库中, 让人感觉到一个似乎仍旧存活着的唐朝

11-08 04:36 首页 艺术新闻中文版

10月28日第69回正仓院展如期而至。本年度展出58件文物,其中北仓文物10件、中仓25件、南仓20件,另有圣语藏2件。其中有10件属于第一次公开展览,而本次“正仓院展”的镇展之宝是“橡地象羊木臈缬屏风”。



1300多年前,奈良曾是日本的首都,被称为“平城京”,在奈良和平安时代,中央和地方的官厅及寺院里,都会专门设置一个放置重要物品的仓库,称为“正仓”。几个正仓集中在一起被称为“正仓院”。随着岁月的流逝,很多地方的正仓踪迹全无,唯有东大寺正仓院内的正仓一栋还保留着原貌,这就是正仓院宝库。


正仓院,图片来源:正仓院


正仓院的陈列物是以圣武天皇的遗物为基础构成的。圣武天皇笃信佛教,他去世后,他的皇后光明皇太后将他遗爱之物分批呈献给东大寺卢舍那佛。这些呈献物收藏在东大寺的仓库,是为正仓院。到明治时代,整个正仓院连同宝物划归皇室专有,脱离东大寺,直接由宫内厅管理。现存的正仓院全部为木构建筑,不用柱子,而是将三角形木材搭成“#”形并不断叠加而成。这里的收藏品数量大,种类多。目前,正仓院光是经过整理的文物就多达9000件,包含生活用品、书卷、文具、乐器、祭祀用品和武器等。


第69回正仓院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his.kiji.is


正仓院宝物很多都标有明确的使用年代和由来,为学术研究提供了宝贵的依据。这里的宝物多为传世品而不是发掘品,它们主要有三种来源:一为唐代传入日本的中华精致文物;二为经由中国传入日本的西域文物;三为奈良时代日本模仿中华文物所做、或创造之物。正仓院的收藏品全面展示了8世纪主要文化圈的特点,即以中华文化为主,包括印度、伊朗甚至希腊、罗马、埃及等国文化。有一种说法甚至认为,“正仓院是丝绸之路的终点”。


第69回正仓院展览现场,图片来源:this.kiji.is


从1946年开始,每年金秋正仓院展都会在奈良国立博物馆定期举行,至今年已是第69回。今年的正仓院展于10月28日-11月13日如期而至。本年度的正仓院展展出58件文物,其中北仓文物10件、中仓25件、南仓20件,另有圣语藏2件。其中有10件属于第一次公开展览。每次“正仓院展”会根据当年度的展品状况以及文物调查需要的情况安排展品,因此每年的展品与主题都不尽相同。譬如2016年的“正仓院展”以古代文书为主。


橡地象羊木臈缬屏风,图片来源:正仓院


本次“正仓院展”的镇展之宝是“橡地象羊木臈缬屏风”(北仓44)。民国时期的古典文学研究家傅芸子所著《正仓院考古记》中提到:“所谓‘臈缬’,系以蜜蜡于布上描成文样,浸染料中,及蜡脱落,留其文样,再蒸而精制之乃成。更有施二三重染者,尤形丽巧。‘橡地象羊木臈缬屏风’二曲中之右一扇以羊为主者,褐色地,羊及树叶小草俱为白色及绿色,树干上更点缀二白猿,益增趣致。”这种染织技法由唐传入东瀛,古老而优美的颜色,古意盎然的鹿和树石纹路,属于八世纪中国的样式。



碧地金银绘箱,图片来源:正仓院


另外,“碧地金银绘箱”(中仓151)亦堪一记。桧木,碧绿底色,金泥花纹,银泥蝶鸟纹与花草纹缠绕。菱角以苏芳染色(现已变为暗红色),金泥五瓣花纹。底部箱脚为白色,墨线勾缘。盖中央有一对鹦鹉衔花枝纹样,内衬棉芯八稜唐花纹白绫。底部有“千手堂”三字,为东大寺签收堂旧物。


《最胜王经》帙,图片来源:正仓院


《最胜王经》帙(中仓57)也是佛教关联织物中不可多得的精品。《正仓院考古记》中记载:“‘《最胜王经》帙’,帙紫地,黄色唐花草文锦边,左右作二团纹,中为迦陵频迦,缘以葡萄唐草图案,周缘又有织出之字,一为‘依天平十四年岁在壬午春二月十四日敕’次接‘天下诸国每塔安置金字《金光明最胜王经》’,按唐人卷子本,佳者往往有帙裹之,此尤具唐风,据《正仓院御物图录》第六辑第五十六图说明,此帙乃织成之品云,天平时代当时之染织艺术,精美如此,洵足惊人。”此外,还将展出“绿琉璃十二曲长杯”(中仓72):“‘绿琉璃十二曲长杯’,乃口部呈十二曲波纹之扁圆深盘,外侧有鱼藻花纹。”等一系列藏品。


 绿琉璃十二曲长杯,图片来源:正仓院


正仓院的展品不同于出土文物的光彩黯淡,因由从奈良时代(与中国唐代近乎平行)开始便一直妥善保管于仓库中,让人惊叹今天的它们似乎未曾受过时间的洗礼一般,让人感觉到一个似乎仍旧存活着的唐朝。民国时期的古典文学研究家傅芸子于上世纪30年代赴日讲学之际考察了正仓院,并写下了《正仓院考古记》一书,他在书中说:“吾尝谓苟能置身正仓院一观所藏各物,不啻身在盛唐之世!”傅先生所著虽仅薄薄一册,但广参群籍,至今依然是关于正仓院宝藏最详实的中文著作。

槃龙背八角镜 (北仓42),图片来源:正仓院


金铜水瓶 (南仓24),图片来源:正仓院


不过,最好不要奢望日本是保留唐代文化的“时间胶囊“。周作人在给《正仓院考古记》的序言里这样写到:“夫正仓院御物在日本为国宝,其重要意义所当别论,在异国之人立场自未免稍异,不佞所最感兴味者,乃在于因诸遗物得以窥见中国过去文化之一斑,而此种种名物在中国又多已无考,日本独尚有保存,千百年后足供后人瞻仰赞叹,其为惠实大矣”,但同时他又指出:“如或以与中国有关之资料为唯一证据,以为日本古文化即是如此,斯则陷于大谬,无一是处,有如瞽人扪烛以为是日,不但按灭烛光,抑且将灼其指矣。”


博物馆是文明的坟墓。在这里读取到唐朝和奈良时代的只言片语让人感概曾经历史上如此贴近过的两种文化,行到今日终究还是愈行愈远。展馆外的低矮黑白两色日式民居和灿烂红枫,绿坪上悠闲晃悠的小鹿,远处东大寺的飞檐,让人有种与现实脱离般的恍惚感。千年前从日本出发的无数遣唐使历尽艰辛来长安研习,千年后的我们又回到他们的起点去幻想这趟旅程的终点。历史总是在某种循环之中百转千回。 (撰文/王梦石)


第69回 正仓院展

奈良国立博物馆 | 10月28日至11月23日





首页 - 艺术新闻中文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