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 月是他乡明

摘要: 长夜漫漫我们已经遗失了太多。

10-13 00:10 首页 众乐乐网


  Hey~ 

长夜漫漫

我们已经遗失了太多

是时候拾起散落的星光和月影了


『拾遗』




《月是他乡明》


 文/郑雷


中秋的月分两种,故乡的月与异乡的月。对于在外漂泊的人,明月是一种无声的煎熬。因此才有月是故乡明,酒是故乡醇的感叹。所幸,活了二十余载,还未品尝过那般煎熬,不曾漂泊与徘徊。却也见过太多在生活的洪流中飘摇,无处归乡的人们。印象深刻的,多在中秋。兴许是这样一个本该属于团圆的夜晚,他们的存在与月夜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11年中秋,当时的我还在念高中。难得有一天的假期。与家人吃过团圆饭,酒足饭饱,遂约了三五好友外出,享受一下难得的假期。晚上九点,正是月明之时。街市远比往日喧嚣,人们大多三五成群,谁都不愿在这样一个月圆之夜孤身一人。各种声音向我袭来,叫卖月饼的声音,商家促销的声音,孩童欢笑的声音……此声此景,皆映照于月华之下,再也没有比这更“中秋”的夜晚了。

 

毕竟年少,玩了一阵,肚子竟开始抗议。恰巧不远处有个小吃摊,便与朋友一同前往。摊子的主人是一对父女,父亲四十来岁,中等身材,有些佝偻,头很尖,秃秃的,亮亮的,脸型却是方方的,扁扁的,长相有些滑稽。一旁的女儿看样子刚上小学,与父亲不同,她的样貌十分标致,水灵灵的大眼睛,衬上可爱的小马尾,惹人喜爱。父亲在张罗着食物,等待的过程有些漫长,百无聊赖中我随口问他为何不休摊一日,陪陪家人。他轻轻地笑了笑,操着浓重的北方口音说:“我家不在这儿,太远了。”从他那略带无奈与苦涩的笑中我意识到自己也许问了一个蠢问题,便不再说什么。一旁的女儿没有察觉到这一切,只是乖巧地在边上与一只小狗玩耍。我想转身去买一盒月饼送给这对父女,又担心这样的举措让他们误以为是施舍,伤了这个中年男人的自尊。正当犹豫之时,那男人竟先开了口:“她跟着我,也是可怜。两三年没回家过中秋了。”说完递给我一根香烟。我摆了摆手,示意不抽。他便送到自己嘴里,轻轻地点上。我小心翼翼地问:“那她妈妈呢?”男人似乎早料到我会这么问,又是一笑:“在外头打工呢,读书少,只能做一些这样活。”沉寂半晌,我们都没有再开口。

 

直到离开摊子,我也没有勇气去买一盒月饼赠与这对身处异乡的父女,行至远处,又回头望了一眼。女孩依然在那逗狗,男人则坐在女儿身旁,盯着小狗,又似是看着女儿。二人各自沉默。我不知道当时那个男人心里掀起了怎样的波澜,那个一直在逗狗的女孩儿,她真的不懂中秋意味着什么吗?真的没有听见我和她父亲的对话吗?还有男人口中在外打工的妻子,此时的她又是如何的心情?我不愿再细想,此时已近凌晨,抬头望月,竟觉比之前更加清亮,甚至有些刺眼。鬼使神差地,我又想到了那对父女,这样明亮的异乡的月,于他们来说实在是残忍。

 

这天之后,我再也未见这对父女。又到一年中秋时,但愿照耀着他们的不再是那晚的异乡月光。



【本期拾遗制作团队】

编       辑:阿拉雷

责任编辑:姚啊姚

配       音:孝   文

欢迎关注



本文已获作者授权,转载需注明出处



倘若能让你一撇当晚的星月,那便是值得的。

——《拾遗》



欢迎来稿

邮箱:1801040040@qq.com


众乐乐网

一起分享世界的点滴

长按二维码,识别后关注


首页 - 众乐乐网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