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在33岁时把身份证名字改掉的

摘要: 只要你内心愿望足够强烈,老天也来帮你

12-10 00:37 首页 好报

好报原创作品,作者:报大人

这是报大人“每天写一篇字”计划第24天的作品

对着古井,来张自拍



只要你内心愿望足够强烈,老天也来帮你



1

在中国,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满18岁之后,想把身份证上的名字改掉,比登天还难。

有此经历并有此感慨的同学,别忘文末留言。

中国的法律并没有明文规定,满18岁不能改名字,但当你真正想去改名字时,便有一道铜墙铁壁横在你面前。

总之,中国的政府机构不欢迎你改名字。


2

我出生时,爸妈起了一个我不喜欢的名字。为了这名字,我背付过许多嘲笑。

长大后,喜欢写文章。用笔名投稿。收到稿费单,收款人总是写成了笔名,必须打回重寄,麻烦不断。


3

过了30岁,想改个名字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其实,刚工作当记者时,我就用了一个笔名。随着做记者的名气越来越大,有名的是笔名,而我的本名,几乎不为人知。

为了名至实归,也为了不再陷入收稿费、客户帮订酒店时总要解释一遍名字的问题,我就有了想把身份证名字换成笔名的想法,笔名吴阿仑。

这个想法一直存在,只是以前浅浅地打听过,听说在中国,改名比登天还难。所以未能下决心。

33岁这年,由于老家户口所在地的派出所通知我,户口必须由集体户转为个人户。我要回老家呆一段时间。

除了办户口的事,我还给自己规定了两件我一直想做却老拖着没做的事情:改名字;学会骑摩托车。


4

改名字这种事,我根本不知道要找哪个部门。于是问了问在老家当过教育部门干部的表叔。

表叔说,这个事好办,我认识区户籍科的牟科长。我给她打声招呼,给你改了。

原来如此简单!

我心头大喜。

却不知后头一波三折。


5

过了些时,表叔说,走,我带你见牟科长去。

于是,跟着他到了区公安局,拐上二楼的户籍科,在这里见到了牟科长,一位50多岁的女士。

聊着聊着,聊到改名字的事。

牟科长立马脸色一变,说:“这名字,我不能给你改!”

她反问我:“你的户口不是刚刚迁过来的吗?”

我说,对啊,这有什么影响吗。

她说:“我们的规定是,满了18岁,名字不能随便改。再说,你一新迁过来的,我们不清楚你的状况,我们哪里知道,你原来是不是有什么不良记录,是不是犯过什么罪,我们不知道你改名字是不是为了逃避追查。”

这位科长,倒是刚正不阿,倒是心直口快,倒是打开天窗说亮话。

哪怕你在别的地方混得再响,在这个地方,别人不认识你,那就是不认识你。随便给你几个理由,就能压死你的请求。

我感觉我这简直不是改名字,而是闹起义。后果竟如此严重。

其实,我也听出来了,我们还不太“熟”。

其实,我还忘了一个事实:我的表叔刚刚从教育干部岗位上退下来。

退出牟科长的办公室,表叔尴尬地笑笑:“牟科长50岁岁,又是位女士,心细,快要退休了,不愿意在最后几年冒职业生涯的险。”

说的也是在理。

“你要不就还是原来那样用着吧。”表叔爱莫能助了。


6

那个暑期,摩托车我是学会了。半个月里,整天骑着个摩托车四处瞎逛,前后奔驰了500公里以上。人晒得跟黑炭一样,手上都晒脱了皮。

可名字没改成,心事未了。我不愿意回北京。

家人说,你就算了吧,认命吧。你表叔是你在老家最大的关系资源了,他都搞不定,说明这个事做不成。

我不服气。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也许是出道十多年来,想改名字这个事,实在是心头一个大病。现在不解决,以后也别想解决。所以我说:“不,这名字我一定得改了!”

这名字我一定得改了!

我心中毫不犹豫地告诉自己。

然而,心中没有任何办法。没有任何可以帮忙的人。

然而,说来也巧,奇迹出现了!就在我对家人表态的第二天,转机出现在完全想象不到的地方。完全想象不到的人将出现在我生命里,帮我达成心愿!


7

第二天,姐夫问我:“小吴,你想改名字是吧?”

我问:“你咋知道?”

“嗨,你媳妇讲过,我听到了。”

姐夫是老家的公交车司机。

也就是在我媳妇跟他讲过我想改名字的事后,他有一次在开车之际和售票员唠闲嗑,提到我这次回老家,想改名字的事。

没想到售票员说:“我回家找找我老公,我老公认识一位朋友,是铁哥们,现在在政府里工作,看他愿不愿意帮忙!”


8

这本来是一次闲聊。本来算不得什么的。

但情况特殊在,我姐夫业余时间学过推拿按摩,有一次,就是那位售票员中暑晕倒了。大家慌了神,医院急救车迟迟没到。我姐夫二话不说,抱起那位大姐一阵推拿,醒了!从此,售票大姐对我姐夫感激涕零。

我姐夫是位非常老实的人。售票大姐说:“你这么老实,你表弟肯定跟你一样,是个好人!”

她回家真跟她先生说了我想改名的事。

她先生知道我是“京城名记”,又是他妻子救命恩人的表弟,也把这个事当了事。

几天之后,售票大姐带回了话:“我老公约了他的一位好朋友,那位好朋友以前当过派出所所长,也许能够帮得上忙。我们一起吃个饭,如果他与你聊得好,也许愿意帮这个忙。”

就只好这么定了。这也是我目前改名唯一的希望。


9

我非常讨厌饭局约人,更不喜欢通过饭局求人帮忙。

然而,见到电叔的第一个瞬间,我竟然产生一种奇特的亲切感。

他站在小饭馆门口,形同我小学的一位老师。

所以入席聊天,我也比较轻松自在。

电叔就是售票员大姐和她先生的朋友,一位曾经的派出所所长。

他说,他是个文学爱好者,当年凭一篇几万字的公安干警题材的报告文学,获了奖,提了干,当了派出所所长,从文学这个爱好里,他受益匪浅。他也将这份爱好传递给儿子。他儿子是本地有名的学校里的高材生,也是位文学爱好者。

他说,一听说我是京城有名的记者,还写过几本书,就觉得咱们有缘,想要认识一下。说罢,拿出儿子写的一篇长文,请我过目。

论写作才华,他儿子的才华只在我之上。因为是一篇旧体赋,气势磅礴,文采斐然。

电叔举起酒杯说:“小吴,今日有缘幸会,你改名字的事,现在你不要操心了。我来操心就可以了!你安心地回北京上你的班。”

就算名字改不成,这位刚认识的电叔,身上的清流之气,还有这种以文投缘的感觉,让人心里倍感滋润。

我想,名字改不改得成,这都是一位值得珍惜的朋友。


10

我听从了电叔的话,先回了北京,等着他的进展消息。

在走之前,和他一道跑了趟公证处,将我改名字的理由、我的社会职务和身份信息,以及无犯罪的保证等等,都写成公证内容,予以公证。

电叔想得真周到!


11

然而,过不久,电叔来电话,说事情并不顺利!

还是姓牟的科长继续拒绝。她甚至有些愤怒了。前面已经拒绝过,后面又换了人来攻关,什么意思嘛!

这名字,我就不改!

电叔说,小吴,你莫捉急,我再来想办法!


12

3个月过去了。

这个事看起来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然而有一天,电叔打电话给我:“小吴,你赶紧回来一趟,名字可以改了!”

天呐。

我立刻买车票回了老家。

然后,电叔领着我上公安局,重新办理身份证。

整个流程都是在柜台进行的。我没有再见到过牟科长。

但牟科长批准了我的改名。

这后面发生了什么,其实不必细说大家也很清楚。无非就是电叔帮我找到了对的人,打了个招呼。

加之我有公证书,有担保人。

牟科长最终还是签了字。


13

公民改名,本来是一个正当诉求。宪法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

然而,在中国,满18岁的公民要想改个名字,真是脱层皮。

如果朝中无人,基本上便没路了。

我也朝中无人,可我有幸结识了电叔,一位以文会友而相识,古道热肠的叔叔。

本来通过正当途径,确认改名不会产生其他负面效应,公民就可以行使姓名权的。可我改个名,还要费这么多周章,并且还差一点没改成——如果不是电叔有足够强大的韧劲、愿意替我去跑动、去费事的话。


14

而回顾这个事件,神转折出现在我内心毫无来由地,哪怕是在遇到强大挫折后,仍然更加坚定地要完成改名这个目标。

这是纯然的巧合吗?

还是真的应了那句老话:只要你内心愿望足够强烈,老天也来帮你?


与政府部门接触向来是件令我犯怵的事。

我唯愿这辈子不与政府部门打什么交道。

然而近几年,除了改名这件小事以外,还有一件更大的事,惊动了政府部门,一波三折,最后也出现了神转折,幸运地得到了解决。那就是为父亲盖一栋楼的事。

有兴趣请戳下面蓝字标题,阅读这个故事:


【报大人·回乡纪事】父亲的楼


报大人:好报主编。为让写作成为一种习惯,让文字像打开自来水一样自然流淌,现正在坚持每天写一篇文字。

点击下文,进入报大人的个人公号,阅读另一篇“每日写一篇字”,并可顺手关注报大人个人公号,第一时间看到报大人的每日一文更新:


报大人“每日写一篇字计划第16天

我要帮这位农妇把画全卖掉,我告诉你为什么


本文由好报原创。欢迎转发朋友圈。公号转载请后台回复“转载”。



缺乏趣味的人生,

不值得过


好报

做自己的生活大师!


按住电灯3秒,开启生活试验

↓↓↓↓↓↓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

我要帮这位农妇把画全卖掉,我告诉你为什么


首页 - 好报 的更多文章: